当前位置: 主页 > 新闻动态 > 近期活动 >

中国宝贝 回家是飞跃关山的唯一动力

时间:2020-05-21 12:56来源:未知 作者:信息发布员 点击:
      江西省鸟白鹤,有两个相隔万里之遥的家,一个位于远东西伯利亚的北极苔原,一个位于中国江西的鄱阳湖。白鹤出生的当年,乳臭未干便要投入到一年一度的长途跋涉,无论南迁或北归都是回家。纵有千难万险,回家是飞跃关山的唯一动力。
 
 
      鹤类是地球之上有着6000万年历史的古老居民,其中白鹤是唯一被IUCN定级为极危的鹤种,数量3500-4000只。白鹤在漫长的进化过程中,为适应地球环境的变化,形成了东部、中部和西部3个种群。东部种群数量最大,繁殖于在西伯利亚东北部雅库特地区,越冬在中国长江中游流域;中部种群,繁殖于西伯利亚库诺瓦特河谷地区,越冬在印度拉基斯坦邦的克拉迪奥国家公园,该种群或已消失;西部种群,繁殖于西西伯利亚中部的秋明地区,越冬在伊朗里海南岸,最近的记录仅有1只个体,现况不明。
 
      这意味着,于鄱阳湖区越冬的白鹤,几乎就是世界白鹤种群的全部(98%)。这相当于所有鸡蛋都放在了同一个篮子里。可见,江西省鸟既是江西的更是世界的,责任重大!以白鹤为省鸟,算是一种宣誓吧?
 
      白鹤东部种群的生活史可分为4个阶段:繁殖育雏期、秋季南迁、越冬育幼期、春季北迁求偶期。
 
 

繁  殖
 
      5月下旬,西伯利亚东北部雅库特地区的北极苔原湿地,这里地处寒冷的北极圈,气温缓慢回升,覆盖于苔原的冰雪开始融化。白鹤夫妇陆续抵达,如果不出意外它们会在旧的巢址上筑起新巢,通常每1000平方公里范围内有30个巢,也就是说白鹤的每个繁殖对需要大约30平方公里的领地。5月下旬至6月中旬是它们的产卵期,窝卵数1-2枚。孵卵工作以雌鹤为主,雄鹤偶尔替代孵卵,大部分时间承担着警戒和觅食的职责。若被天敌发现,雄鹤会拼命吸引其注意亦或佯装孵卵,令敌人迷惑难以确定卵的位置。
 
      鹤卵的孵化率非常低,仅为1/3左右。孵化期大约27天,即便2只雏鹤都能孵出,至多仅能存活1只。幼鹤具有与生俱来的攻击性,弱肉强食之下,只有胜出的个体独享有限的养育资源。幼鹤在70天左右长出飞羽,90天左右开始飞行,100天左右就要随父母南迁。可是北极的夏天极其短暂,对白鹤而言,养育孩子就是与时间赛跑,不可能提前,更拖拉不起。几乎所有的雏鸟都是在6月底7月初出壳,如有意外,错过的是整个繁殖季。然而,生存的压力不止于此。
 
      近十年来,受北极和亚北极地区气候变暖的影响,白鹤传统领地的动物群落正在发生重大改变。2008年,狼獾首次被观察到进入白鹤的繁殖地;2017年,21只成年麝牛进入苔原高地,致使白鹤的繁殖区域被分割;近年,进入白鹤繁殖地的棕熊数量也有所增加。此外,越来越多的沙丘鹤侵入白鹤领地,冲突不断且愈演愈烈。可见,鹤生不易,白鹤从出壳那天起,为了活命每一天都拼尽全力。
 
越  冬
 
      鄱阳湖湿地是白鹤最主要的越冬地,越冬期从当年的深秋到次年的初春,约150-180天。此时的鄱阳湖正处于一年一度持续半年之久的枯水期,大小湖泊星罗棋布,草洲错落其间,河叉湖港纵横。白鹤多以家庭为基本单位,进而集成几十只、上百只的大群,其活动区域多是水生植物丰沛的浅水区。
 
      越冬期间,白鹤的育雏仍在继续。2012年11月至2013年3月,一项鄱阳湖越冬白鹤家庭行为研究发现,虽然在整个越冬期,雄、雌成鹤喂饲幼鹤频次没有显著性别差异,但是到中、晚期则出现了极显著的差异。雄性成鹤对幼鹤的喂饲频次呈递减趋势,雌性成鹤对幼鹤的喂饲频次从 11 月底到 12月初呈上升趋势,12月中旬以后呈递减状态。至次年1月,幼鹤基本具备了独立觅食的能力。3月左右,幼鹤除棕色羽毛外,在形体和生活能力上已经与成鹤无异。至此,白鹤的越冬期基本结束。
 
 
      2014年10月至2015年4月,一项针对4种于鄱阳湖越冬鹤类(白鹤、白头鹤、白枕鹤、灰鹤)的研究指出,生境质量差异可能影响鄱阳湖鹤类集群大小。相对而言,在各群体中白鹤的家庭群占比最高,但2成2幼的家庭占比却最低,这表明白鹤养育雏鸟难度最大,需要付出的也最多;白鹤与白头鹤幼鸟占比连续多年保持较低水平,说明灰鹤与白枕鹤种群可能处于稳定或增长状态,反之,白鹤与白头鹤就没有那么乐观。
 
 
      表面上看,相对于北极苔原,白鹤在鄱阳湖的生活貌似波澜不惊,实则暗流涌动。一项针对1983—2011年间鄱阳湖国家级自然保护区越冬白鹤种群数量的年际变化趋势研究表明,越冬地气候对白鹤种群大小的影响存在时滞效应,越冬初期和末期的气温是否适宜,对白鹤种群增长的影响会在3年后才表现出来。
 
      白鹤是对浅水生境具有高度依赖的鸟类,在鄱阳湖区主要取食水生苦草冬芽。然而,2010年夏季的洪涝引起的苦草冬芽数量锐减,迫使白鹤食性改变,并导致次年的繁殖成功率低于往年。从2010年秋冬至2018年早春的连续8个越冬季,对南昌五星垦殖场的白鹤数量监测中发现,大量白鹤离开自然生境,前往稻田和藕田人工生境觅食。因为与人类及家禽的距离大幅拉近,人鸟冲突和疫病传播的风险剧增,白鹤能否适应这一变化尚未可知,然而这一切表明,鄱阳湖水生植被退化的危机已经显现。
 
迁  徙
 
      白鹤东部种群的秋季南迁和春季北迁,两者线路和中途停歇地大致相同,但不会完全重叠。而且,它们的迁徙并非昼夜兼程一气呵成,通常是白天赶路夜晚休息,并在主要停歇地做较长时间的停留。白鹤在迁徙过程中,飞行的瞬时速度通常在50-60公里/小时,最大速度可达144.3公里/小时。
 
      中国学者于2014年10月至2015年2月间,首度对白鹤北迁和南迁双程往返路线进行卫星跟踪,发现白鹤的越冬地位于中国江西省的鄱阳湖,繁殖地位于俄罗斯远东萨哈共和国境内亚纳河下游与因迪吉尔卡河下游之间的北极苔原,重要中途停歇地都位于中国东北松嫩平原西南部的湿地,即吉林省莫莫格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和向海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内蒙古自治区的图牧吉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及其周边的湿地。2015年春季迁徙距离为5594.83±371.70公里,迁徙时间为57.51±8.61天,2015年的秋季迁徙距离为5366.66±61.19公里,迁徙时间为51.52±9.68天,春季与秋季的迁徙距离和时间差异不显著。
 
      相较于1995年和1996年夏季,俄罗斯学者对白鹤南迁的卫星跟踪结果,同样的,白鹤在俄罗斯境内的停歇多只是过夜,而持续较长时间的停留都在中国。所不同的是,在最近的研究结果中,白鹤曾经重要的中途停歇地,松嫩平原中部齐齐哈尔市的湿地,包括黑龙江省扎龙保护区,再没有长期停留的记录,无论在春季还是秋季。这是因为区域性的气候干旱导致齐齐哈尔市的湿地严重退化,导致迁徙的白鹤难以长时间驻留于此。
 
 
      在陆地上,鸟类可以借助上升气流进行高空飞行,跨越高山阻隔;海洋则不具备这一条件,鸟类会尽可能避免直接飞越宽阔的海面。中国东部的渤海,是白鹤迁徙路线上唯一需要跨越的海洋屏障。从白鹤迁徙的路线来看,白鹤表现了较为灵活的策略,它们有时飞越渤海,有时沿着海岸线飞行,以避开广阔的海域。
 
      白鹤的迁徙之路,飞行海拔通常在100-200 米之间,其中最高阻碍是俄罗斯境内最高海拔3174米的切尔斯基山脉。然而,无论秋季南迁还是春季北迁,白鹤总是会避开最高海拔仅1777米的大别山区。而其他比这或高或矮的,燕山山脉、大兴安岭、小兴安岭、外兴安岭、上扬斯克山脉、切尔基山脉等都是直接飞越。这一现象颇令人费解,白鹤究竟在这里经历过什么?不得而知。
 
 
      白鹤的寿命很长,野外个体能活50年以上;据《世界动物园年鉴》记载,在人工饲养的6 种鹤中,白鹤活得最久,有61年的记录,所谓“松鹤延年”真不是浪得虚名。白鹤的性成熟需要3-5年,在其未成年期间,进入繁殖地前会被双亲驱逐,暂时过上流浪的生活;待其迈向成年,在北迁途中,尤其是在松嫩平原一带的重要停歇地,它们开始发情求偶,鹤鸣九皋[gao]舞翩跹之后,配偶关系一经确立通常会维系一生。
 
      总的看来,白鹤对配偶、繁殖地、越冬地、迁徙路线以及重要的中途停歇地,都表现出选择的专一性,这应是致白鹤极度濒危的原因之一。可见,任何栖息环境的变化都将对白鹤产生重大的影响。
 
      白鹤的一生犹如上紧了发条的闹钟,一旦按下启动键,便有条不紊按部就班地走下去,繁殖、南迁、越冬、北迁如此循环往复,它们不被容许犯错,错一步则全盘皆输。可是,如果我们对白鹤做错了呢?
 
      2020年2月24日,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了全面禁止食用野生动物的相关决定,期望从源头上防范和控制重大公共卫生安全风险。后续动作拭目以待,或许这会是一个转机。
 
 

本网站内容均由南昌动物园(http://www.jxnczoo.com)整理、采集、原创。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尊重原创,谢谢合作!

------分隔线----------------------------